戊戌中秋,欢饮至深,举起半杯残酒,跟今晚的明月聊几句吧。

明月啊明月,我且问你:
你知圆缺变换,可知这圆缺之下的人心向背?
可知圆缺之后,有多少到期的租金无法收回?
可知偌大的广寒宫内,有多少合适的租赁物?
别以为嫦娥躲在琼楼玉宇里我就找不到?
我可以把宫殿拆成动产呀

事件:9月23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开庭公告,原告为某融资租赁有限责任公司,被告为新郑市第二人民医院,案由为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什么?某租赁可是名门之秀,股东非富即贵(不清楚的朋友请自行查询),如此强大的背景和实力,居然会和一个非发达地区的民营控股的医院产生纠纷,我决定看个究竟。

背景:新郑市是河南郑州下属的县级市,地位之于郑州大概相当于浦东之于上海吧,2017年一般预算收入67亿,妥妥的百强县。不过这个百强县的帽子,跟新郑市第二人民医院却没有太大关系,该医院控股股东为河南安博医疗集团,同属于该集团的还有新郑市中医院,两家医院原本都是公立医院,后来股份制改造,就成了民营控股,当然国有股份还是存在的,但已经是小股东。

随手一搜,就搜到这么一条新闻:2018年1月20日下午,河南省安博医疗集团2017年度工作总结暨年终表彰大会在新郑市中医院召开。新郑市中医院、新郑市二院院长、河南天佑中西医结合肿瘤医院、河南天佑中医院的四位院长依次向集团董事长、董事会和集团全体员工汇报了一年来的工作情况,一项项骄人的成绩赢得了数千名职工的阵阵掌声。在这里,我无意贬低医院本身和医院所有的医护人员,他们确实在为中国的医疗事业勤劳奉献,他们单纯又可爱,我敬重他们!即便是那些被迫做了医政项目的、态度恶劣的院长们,依旧是可爱的。

再看看裁判文书和被执行信息,简直惨不忍睹,新郑市中医院和新郑市第二人民医院被平安租赁、芯鑫租赁等多家租赁公司起诉,还有小额贷款公司和民间借贷诉讼,被执行信息也是满满一屏,还得翻页。

这就是个雷啊,不要以为只有国企、平台、上市公司才会让租赁公司集体踩雷,这一颗我觉得就很接地气啊。

它特点如下:

1、踩雷者众多,此处省去n多字,有兴趣的自己私下了解吧。

2、尽职调查问题,如果说风险的暴露存在过程,那么2018年还在投放的租赁公司,你们又如何解释?一个民营控股的医院如此大规模的、持续性的融资,真的不用怀疑一下吗?还是我们的客户经理已经习惯了医政项目里动辄一二十条的中登记录?老板的其他产业和隐性负债真的没有核实到吗?是因为医院有国有股份,才让人放松警惕吗?

3、租赁物合规问题,试问一个二级医院真的有那么多、如此珍贵的供氧系统、吸氧系统、中央空调、电梯、日立彩超、生化分析仪吗?一个消防水池真的可以造价600万吗?我们不排除有些租赁公司真实、合规的使用了租赁物来做了售后回租赁,并对租赁物做了公允的价值认定,但另一些同业呢?我还真想表扬一下那个用600万造消防水池的客户经理,起码这个不容易重复呀!

4、诉讼积极性问题,从公开信息来看,某些租赁公司依旧尚未采取法律措施,是打算让客户经理蹲点催收吗?还是打算谈展期、借新还旧?或者,收回那些昂贵的租赁物?

5、外来和尚会念经问题,河南本土的两家金租:洛银金租和九鼎金租并未涉足该项目,而两家金租在河南有不少医疗、民营项目落地的。

醉先生想说的话:

1、谁也不想做网红项目,可有些项目做着做着就红了,万一自己的项目红了,时刻准备着吧;

2、尽职调查的功夫不能丢,产业客户不比政信客户,还是要多费心,尤其是多元化经营的客户;

3、完全合规的项目可能真的不多,但合规不能没有底线,民营客户底线要高于国有客户;

4、催收这种事,不能让一线人员单打独斗,不然出差费用会很高;

5、租赁公司之间还是要多交流、沟通信息,同业合作还是大于竞争的。


新郑市中医院和新郑市第二人民医院被平安租赁、芯鑫租赁等多家租赁公司起诉